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行业新闻

重磅!原料药垄断,国家市场总局出手了

2018-8-28 8:46:58

原料药价格暴涨,已被国家市场总局盯上了。

近日,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格监督管理局委托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组织相关企业参加的原料药供应情况座谈会在总局会议室召开。

▍市场总局,对原料药垄断动手了

据悉,会议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领导主持,市场监管总局价监局、反垄断局领导出席会议,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有关人员、相关企业负责原料药采购和供应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会议针对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甚至买不到的现象(断供现象),致使一些企业生产的常用制剂品种无法供给市场的情况听取了企业汇报,与会企业就各自企业在原料药采购面临的问题,通过具体品种进行了详细汇报,同时提出意见与建议。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监局、反垄断局领导同与会企业代表就原料药价格和供应方面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沟通,同时也鼓励企业克服困难做好药品的供应工作,保障人民用药需求。

由以上信息我们可以发现,对于近期原料药价格暴涨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高度关注,一系列打击原料药垄断、保障原料药供应的行动,正在酝酿。

▍众多原料药价格暴涨

近日,钱江晚报刊发的一则报道《暴涨99倍的原料药,背后谁在炒》,引发了业内对原料药垄断热议。

据悉,涨价原料药的最高纪录已被刷新,苯酚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暴涨99倍。

几乎同一时段涨价的,还有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之前的价格是400元/kg,而被垄断之后价格暴涨,飙升到23300元/kg,一个月里涨到58倍。

据媒体报道,此轮扑尔敏等原料药涨价,已波及全国范围,其中一个关键原因是经销商控制。目前已经有部分药企因为生产成本过高及拿不到原料药,干脆停止生产含该成分的药品。

事实上,除了苯酚、扑尔敏,仅今年7月至8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有大批原料药出现价格上涨的情况。如下:


▍药未出厂,钱已到账

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副局长李青曾介绍,我国1500种化学原料药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而考虑到污染压力大、盈利空间小,真正生产的药厂数量可能更少。

从近年公布的原料药垄断案来看,被垄断原料药的获批生产厂家多为个位数,实际投产的往往仅有2~3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原料药价格暴涨,不排除有环保增加企业成本的原因,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垄断。

上游原料药厂和下游制药企业之间,隔着经销商。经销商没有问题,但是经销商垄断就带来了原料药价格暴涨的问题。

据了解,经销商会把原料药企业的产品全部包下来,签合同,包销两到三年,供货价涨30%~50%,他们往往会以高出市场的价格支付保证金,药还没出厂钱已经到账。

这样一来,原料药企业既不用担心销售,又能多赚钱,很少有原料药厂会拒绝这样的条件。所以,为谋求经济利益,有些原料药企业,甚至自觉成了垄断者的同谋。

▍国家重点打击,已有企业被罚

事实上,为遏制原料药垄断,近几年国家一直在重点开展反垄断调查,严惩垄断涨价的行为。

2017年2月,国家工商总局对垄断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开出220.92万元的罚单;

同月,国家发改委发文对有原料药垄断前科的山东潍坊隆舜和医药有限公司暴力阻碍反垄断调查进行通报;

2017年7月底,浙江省物价局曾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对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高价销售异烟肼原料药以及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一案依法作出处理的决定。上述两家公司的行为被认定为“价格垄断”,共被罚款44.39万元。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我国首个《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了相关经营者不得就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实施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串通操纵市场价格等违反《价格法》的行为。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一定程度上的价格垄断,原因之一在于原料药企业的审批制度。因为审批制度造成了批文的稀缺性,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进行生产。

依据现行的《药品管理法》的规定,药品生产企业生产药品所使用的原料药,必须具有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核发的药品批准文号或者进口药品注册证书、医药产品注册证书。

不过,这种审批制度在多家药企及行业协会呼吁下或将改变,2017年12月,《原料药、药用辅料及药包材与药品制剂共同审评审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开始公开征求意见。

这意味,今后原料药不再单独发批准文号,下游制剂企业可以自己找原料药企业生产原料药,只要质量符合标准,申请关联审批即可,原料药垄断局势或将有所改善。

在原料药大幅涨价的情况下,制药企业要么被迫停产,要么跟着涨价。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

我们期待,国家严惩垄断和放开原料药审批的双管齐下,能真正解决原料药垄断问题。